空包网快递
当前位置:主页 > 发空包 >

空包网曝光黑产链:新氧科技递交IPO招股书 此前曾陷整容事故、刷单引流等质

发布时间:2019-04-10 15:47  来源:发空包

  空包网曝光黑产链认为:拼多多如何选择空包网天眼查数据显示,新氧截至目前共进行过6轮融资,最新一轮7000万美元融资发生在去年9月,由兰馨亚洲投资集团领投,中银国际控、中俄投资基金、经纬中国跟投。此外,腾讯也在2016年参与了新氧C轮投资。

  时隔两个月,新氧赴美IPO信息落实。根据招股书数据显示,成立6年的新氧目前已扭亏为盈,从2017年开始实现盈利,净利润为1720。2万元,2018年同比大幅增长220%达5508万元。新氧近三年营收规模也出现了大幅度增长,总营收从2016年0。49亿元跃升至2017年的2。59亿元,增速高达428%;2018年总营收进一步增长138%至6。17亿元(约合8980万美元)。根据招股书介绍,目前新氧主要通过向医美服务供应商收取信息服务费和预约服务费来获得收入。

  安全保障、刷单造假等种种质疑尚未消除,还要应对阿里健康、美团点评等大平台入场竞争,尽管面对医美蓝海市场,新氧平台仍面临多重隐忧。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号,新氧美丽日记(每天更新的基于实例的博文)已经累积了200多万篇。类似于小红书,“高度活跃的社区,拥有标志性的用户生成内容”也一直是新氧板块业务运营的重点之一。“我们相信平台上的用户生成内容、评分和评价内容将会激励医美服务供应商持续提供优质的、多元化且定价透明的服务。”新氧透露。

  受害者如何追责?医院与平台方谁能为此类事故买单?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研究员赵占领对财经网透露,患者与医院之间存在整形美容合同关系,医院对于整形失败存在直接过错,应该对此承担法律责任,向患者进行赔偿。此外,新氧并非整形美容合同的签约主体,而是为医院及患者提供交易的信息服务平台,也即是电子商务法中所规定的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依法应当审核医院是否具备营业执照及经营医疗美容服务的相关资质,如果没有尽到相应的审核义务,或者对于医院的侵权行为属于明知或应知,则应该对患者承担赔偿责任。

  “我是在新氧App下单的,一个跟医院合作的平台,女孩子都用这些App,里面广告做得很好、案例都很好,出事后才知道这些平台其实只能发好的案例。去年3月在新氧看到案例后咨询华美,医生透露手术(双侧侧下颌角截骨术)很安全,不会损伤血管,但事实上已经给面部神经造成了无法恢复的损伤。”小雨透露,直到2019年1月,其嘴部依然歪斜无力,相关追责也毫无进展。

  200万篇案例博文织造的美丽幻想之下,整形手术风险是否能被选择性规避与弱化?平台高下单量、交易额数据背后,手术事故率是多少?招股书中并未给出相应答案。

  用户小雨去年通过新氧App平台下单了武汉华美整形外科医院的“双侧侧下颌角截骨术”,通过咨询师沟通、提前了解手术风险后,小雨指定该院付医生为其主刀医生,但却在术后出现了严重的嘴部歪斜无力后遗症,辗转多院无法治愈,且手术记录显示其实际主刀医生为王介聪,并非此前指定人选。

  研究报告显示,中国已经成为全球发展最快的医美服务市场之一,到2021年有望成为全球最大的医美服务市场。但值得注意的是,在我国医美市场迅猛发展、企业资本化需求急切的背后,行业发展乱象依旧存在。

  4月9号,北京新氧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新氧”)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招股说明书,拟在纳斯达克上市,代码为SY。公开资料显示,新氧成立于2013年11月,为一家美容整形服务运营商,平台提供美丽日记、安心购、云诊所等功能。目前平台已吸引4000家认证医美机构供用户选择,主要包括医院、门诊部和诊所。此外,新氧覆盖包含齿科在内的消费医疗机构总数接近6000家。

  今年2月中旬即有信息称新氧正进行新一轮资本运作,最快可能在2019年年中上市。有资本市场人士此前对《华夏时报》分析透露,“新氧上市,更多的是来自资本的压力,2019年资本市场进入严冬的同时,更多资本更急需蓄力,希望通过一些独角兽的上市而缓解压力,而新氧无疑成为新标的。大多数互联网公司及其大股东没有相应的回购能力及转让接盘能力,投资方可能寻求通过IPO实现曲线退出。”?

  此外,根据天眼查法律诉讼警示信息显示,新氧此前曾涉多起肖像权纠纷,另有三起涉及生命权健康权的纠纷。

  弗若斯特沙利文调研显示,2018年通过新氧促成的医美服务交易总额为21亿元人民币(约3。1亿美元),占当年线上预约医美服务交易总额的33。1%。据新氧公布的数据显示,新氧已成为全球最大医美互联网平台,独立访客1。14亿人次。整容用户复购率达到92%,复购频次每3-6个月一次。

  但此前,也有媒体报道指出,在新氧持续宣扬“整形上瘾”的背后,一个靠刷单引流的陷阱也就此浮出。华夏时报此前报道显示,“新氧为了引流曾多次刷单,甚至一月所花费的刷单费用高达30万甚至更多,而在此前被业界曝光的新氧的外泄刷单清单中,仅一个ID隆鼻33次,月刷89万。该报道还称,在固定某一所医美机构刷3-59单不等,仅交易额排名在前十的医院,涉嫌作假的流水金额就超过480万。”?

  根据小雨向财经网提供的出院记录显示,小雨的手术“术程顺利、修复良好,下唇肿胀,稍歪斜”。但根据其本人提供的实际图片来看却并非如上所述。

  根据光大证券此前研究报告显示,我国医美行业起步较晚,目前仍处于发展粗放的阶段。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医美市场上无资质认可的非法医美机构超过6万家,2018年共有超过10万家非法执业的工作室、美容院等机构,仍旧呈现野蛮生长势头,机构发展不规范对消费者安全及互联网医美平台发展都存在着负面影响。此外,新氧作为提供资讯、交流社区、线上预订的服务提供方,手术安全及术后效果如何保障?如出现医美整形事故又应如何处理?

  但据小雨反馈,其整形失败后在新氧平台曝光了自己的案例,未得到平台协助沟通,遭到了平台的删帖和封号处理。“平台都是好的案例,不损伤血管,它就是一个下单的平台,有利益关系。我一直在被删帖、封号。后期因为我在微博曝光了医院和新氧封号删帖的事情,我向新氧申请解封我此前(手术)下单的账号,新氧才给解封。”!

发空包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