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包网快递
当前位置:主页 > 京东空包 >

罪恶黑产空包网:内幕:股权交易烂尾 数百人讨薪无人理

发布时间:2019-04-22 11:51  来源:京东空包

  罪恶黑产空包网认为:罪恶黑产空包网:内幕:股权交易烂尾 数百人讨薪无人理一个年轻的快递站站长,指着应航的鼻子骂:你承担不了责任,你去找能负责的人来。52岁的应航低着头不说话。

  又过了几天,他们在一个群里看到有人说,接手如风达的公司是“老赖”。老高他们立刻慌了,怕钱要不回来,于是停止物流发货。紧接着,几天后的3月11号,如风达宣布业务暂停,员工们也慌了,全国各地都有人来到北京,人数最多时如风达总部大楼聚集了500多个讨债、讨薪的人,一时间,如风达全国业务出现“大瘫痪”。截至小编发稿,如风达依然没有恢复业务,讨债、讨薪的人依旧求告无门。

  从3月初事件爆发至今,一个多月时间,如风达始终陷入混乱,这种混乱,进一步加剧了冲突的升级。事件爆发前,老高来要钱,如风达没人理会他,后来事情闹大后,几百人围在如风达大楼里,还是没人出面解决。

  如风达事件的根源,在于一起收购。去年9月,如风达实际控制人中信产业基金,通过橙联控股把如风达卖给通用物流。今年3月,这起收购被供应商得知后,供应商集体停止运输,随后如风达陷入危机。

  危机之前,如风达一直亏损。如风达上述财务员工告诉小编,如风达平均每个月亏损额1500万元。廉泊从如风达高层得到的信息是,每年都在亏,有一年亏了4亿多元,去年亏得算少的,只亏了1亿多元。

  对于如风达的未来,他们都不抱希望。李广一边等信息,一边开始找新工作。被欠薪数百万、上千万后,认为“被坑”的供应商们不敢再和如风达合作。而如风达之前多年积累的大客户,经过一个月多的停运风波后,可能也很难再相信如风达的商誉。

  十年前,凡客诚品如日中天时,陈年一定不会想到,自己一手创办的,曾经能与京东物流比肩的如风达,会是如今结局。

  之前,如风达的危机有过一丝预兆,今年1月7号,如风达在工商行政部门办理了股权变更登记,股东由橙联控股(厦门)有限公司变更为通用物流(深圳)有限公司。去年9月28号,橙联控股与通用物流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将如风达股权100%转让给通用物流。但没有人想到,一起收购案,会在之后引发几多波折。

  “以前我怀疑是两边串通,现在看也不是串通,”廉泊称,应航有一些自己经营的想法,想通过接手如风达全国范围内的快递资质,进行转型。他还透露,应航曾向他透露,可以收购如风达进行下一轮融资,能融到4亿元。但是,还没等到应航完全接手公司,就已经爆发危机。

  事件发生前后,廉泊与如风达前后两任高管多次沟通,他告诉小编,中信产业基金投资如风达目前看是失败了,所以要止损。这起收购本身,他认为应该没问题,但收购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问题。他说,原股东之前并不想把如风达卖给通用物流,甚至提出了提前支付2500万元诚意金的苛刻要求,但应航表现出了强烈的购买欲望,也接受了原股东的苛刻要求,从而达成收购。

  当前让如风达员工和供应商无奈的,正是这种不知道找谁的无力感。如风达被卖,前股东认为既然公司已卖了下家,并且完成工商变更,自己就不再负相应的责任,现股东通用物流则在3月底发声明要终止收购。这件事,牵涉到橙联控股与通用物流两家公司和之前的实际控制人中信产业基金,目前,几方均没有明确表态对此事负责。

  李广是如风达一个南方大区负责人,几乎与如风达共同成长。OA停了之后,再也没有恢复,他们连续两个月没发工资,加上报销款,如风达欠该大区的管理团队每个人累计数万元。等不到任何信息后,3月29号,李广一行8人,决定来北京总部看看。

  2019年的春天,如风达是多个倒下的快递公司中的一个,但它之后的骚乱,又与正常公司倒闭颇为不同。没有人希望如风达走到如今结局,但每个人都没能控制事件的走向。

  “因为出乎常理,不合逻辑,所以大家希望有人能出来给个解释,”一位供应商告诉小编,到现在为止,他们没有等到答案。

  李广说,公司到现在都没人出来说话,他觉得这很蹊跷。不仅出事后的处理方式蹊跷,在出事前,对于公司被卖,他们也感到蹊跷。

  一个在北京总部工作三年的如风达财务人员,告诉小编,直到今年1月31号,前任法人代表、总裁康勇辞职,她才知道公司被卖了。

  这个故事,与并购环节的工作交接有关,与危机发生时的多方沟通有关,也与公司自我造血能力缺失有关。这是一个曾经知名、后又没落的公司,遇到的突然死亡事件,它的教训,值得反思。

  如风达的倒塌仿佛发生在一夜之间。事件发生前,如风达还在正常运营,2000多名快递员,仍然每天派送着来自小米、亚马逊、我买网、招商银行等大客户的订单,看不出任何不正常迹象。

  “变化出乎我们预料,也出乎他们预料。”对于如风达的未来,与如风达前任总裁、现任执行董事均多次沟通的廉泊透露“不看好”,他的公司与如风达合作近10年,是如风达长期合作伙伴之一,也见证如风达公司多次变动。他说,“谁也不想做冤大头,掏出真金白银去解决这件事”。

  3月14号,李广来到办公室上班,像他8年来为如风达工作的每天一样,处理货物、沟通货款。突然,公司报销走账的OA系统停了,他心里咯噔了一下,急了。

  就像“击鼓传花”一样,有下家就不怕,但前提是公司能正常运营。“商业不能太贪婪,要有准确的判断,不能用投资的心理做公司,”廉泊对此感慨。

  彼时,如风达总部一片乱象,一楼的前台空无一人,黑乎乎的大厅没有开灯,唯一有亮光的地方是一副红色背景墙,上面写着“如风达十年,实至名归”。大厅里四散的,是喝空水的塑料瓶,和一些食物垃圾。门口两扇玻璃大门上,一扇贴着如风达供应商的催款通知书,一扇贴着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人事劳动与社会保障局的维权提示。

  事件发生后,现股东通用物流与前股东橙联控股都曾发布声明,但他们的声明,也不是对如风达事件直接负责的态度。

  经济观察报小编见到李广,是在4月3号的北京如风达总部。他坐在一个会议室,和十几个人一起向小编讲述突然遭遇的欠薪事件,整个如风达大楼里,都是讨薪、讨债无门的人,有近200人。比员工人数更多的是如风达供应商,他们被欠了少则数万元,多则数百万甚至上千万元。

  如风达员工对于公司的行为也感到匪夷所思,“大家都在公司待了这么多年,如果公司真不行了,有人来跟我们说一下,我们也能理解,”但公司始终没人出来说话,他们就感觉是被骗了,“为什么卖给通用?这个老板又没什么实力,他凭什么收购如风达?”?

  坚持留在北京的主要是物流运输商,他们是除了派遣公司外损失最大的受害方。一家被欠款900多万的上海物流公司副总经理对经济观察报说,他们已经发起诉讼,通过目前掌握的证据,应该能要回一部分欠款。

  3月29号,通用物流发布声明,要求终止收购如风达,理由是,“原协议生效后,如风达经营发生重大变化”。橙联控股4月2号发出声明函认为,通用物流“严重违约和侵权”,并要求通用物流立即履行付款义务。前后两任股东在收购问题上掀起口水战,但如风达欠薪事件如何解决,目前依旧没人站出来说话。

  群情激愤过后,他们拿起了法律武器,向各自所在地劳动委员会申请仲裁。4月22号,是如风达北京员工的仲裁日,他们焦急地等待着结果。

  小编就此尝试采访如风达前后两任股东,发送给橙联控股的采访函,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通用物流方面,小编多次拨打应航手机,均显示关机。小编拨打天眼查显示的通用物流深圳公司电话,语音提示小编该电话未交电话费。

  上述那位上海物流公司的副总经理来到北京多日,他所在的公司被欠了900多万,到目前仍没找到管事的人,这与此前不久的股权变更有着某种关联。供应商们质疑的是,如风达股权变更,间接导致自己公司被套在这场欠款局中无法脱身。被欠了560万元的老高告诉小编,平时,几个月公司欠不了他这么多钱,但这一次恰好赶上去年双11,物流业务爆发,从而给他造成了560万元的巨大损失。他猜测,对方有故意的成分。老高的物流公司属于自己创业,背负着亲戚朋友的借款,如果不能要回欠款,“我都想去跳楼了,”说这句话时,老高黝黑的面孔透着绝望。

  如风达出事始于3月4号,刚过完年没多久,几个年前没有结清运输款项的供应商,来如风达总部追债。老高是其中一员,他一开始没有太当回事,按照惯例,如风达给物流承运商的账期为3-6个月,老高本来想着,可能因为过年结钱结晚了,他来象征性催一催。来了之后发现,如风达换老板了。

  应航总是不说话。小编从多个视频看到,讨薪的人让应航找原股东,应航一声不吭。他们让应航给财务总监打电话,应航打通之后,财务总监问能不能保证人身安全,应航也不说话。出事后,如风达前任法人代表、总裁康勇曾回来安抚员工,和员工一起交流,应航还是不怎么说话。

  4月18号,一封邮件在如风达各个维权群里流传,该邮件称,请如风达员工签署一份和解协议,和公司签和解的人,可以先发一个月的工资。

  “正常收购的话,应该有相应的财务人员、相应的高管进行替换,但我们这次收购就很突然,”上述财务人员告诉小编,此次如风达被收购后,财务、人力的员工都没有更换,高管层也没有更换,只有新任执行董事、经理应航一个人单枪匹马来北京上任,她觉得这不正常。

  应航是如风达现任执行董事、经理,他也是如风达责任股东通用物流的法人,事件爆发后,3月底的一天,他被北京丰台劳动局叫来问询,讨薪的人知道他来了,围住他,寸步不离,怕他跑了。

  前股东已经持续多年输血,为何去年决定卖出?持续亏损的如风达,为何通用物流愿意接手?通用物流在今年被深圳法院列为被执行人,这与通用物流接手如风达有没有关联?种种疑惑未能解决,如风达员工和供应商均怀疑,背后可能有内幕。

  如风达事件至今发酵1个多月时间,讨债人依然找不到可以对话的对象。买了如风达的现股东通用物流电子商务(深圳)有限公司(简称“通用物流”)要求终止收购,卖了如风达的橙联控股(厦门)有限公司(简称“橙联控股”)认为已经完成股权变更,并指责通用严重违约。买卖双方互相指责,如风达公司出现“无人负责”的尴尬局面。

  如风达从去年9月底开始卖给通用,但按照多位员工的说法,至今为止,没有出过正式文书告知员工。今年1月31号康勇离职,也没有发离职邮件,没有告知员工工作交接给谁,该财务人员说,“感觉一切都是私底下进行的”。

  一些员工不相信这个函,他们认为,这是骗他们解除仲裁的一种手段。也有人透露,已经疲惫了,想去签这个协议。在如风达工作8年的李广,是疲惫的一员,他跟小编说,“如果能尽快解决,我们想彻底解决掉,耗不起了。”!

  没有人能预料到如风达的突然倒下,采访过程中,如风达员工、派遣公司、供应商都反复提到这一点。廉泊与如风达前后两任高管反复多次沟通,他告诉小编,两任高管也没想到会是这种走向,他认为,这是一起“黑天鹅”事件。

上一篇:空包网站浅析解决滞销宝贝带来流量的方法有哪些?   下一篇:空包代发网浅析店铺售假扣2分,多久能恢复正常?
京东空包相关文章: